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托 > 正文

专访云南信托董事长甘煜:后疫情时代 中小信托公司的转型之路

27财经网 2020-10-31 11:01:08

【编者按】金融从业者不能口头上把自己定位为“金融民工”,但内心真实的自我角色定位仍然是“金融大鳄”。

15岁就进入吉林大学物理系少年班学习的甘煜,最终没在物理领域深耕。偶然被《货币论》中“因为钻研货币的本质而被愚弄的人比被爱情愚弄的人还多”这句话深深吸引,此后便对金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好奇“一张纸为什么就能买那么多东西”?

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甘煜一口气读完金融学硕士和博士,毕业后进入央行和原银监会工作;2016年4月,到平安银行担任法律合规部总经理。2019年3月,年仅43岁的甘煜担任云南信托董事长,成为信托行业知名的“少壮派”掌门人。

从监管的“裁判者”到下场踢球的“运动员”,这一角色转变有何不同?

甘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坦言,不变的是对这片绿茵场的热爱。不同的是,监管者更关心宏观层面的公平和维持秩序,运动员则是在既定的秩序下,尽可能地去完成目标。

受严监管和疫情影响的叠加,不同的信托公司都面临转型的压力,云南信托作为一家中小信托公司,却不乏做大做强的雄心。甘煜在访谈中表示,作为一家年轻高管团队带领的公司,云南信托坚定地拥抱互联网,借助金融科技赋能信托转型。更长远的目的,则是将云南信托打造为一家受人尊敬的公司,“既要站直了,还要把钱赚了”。

谈疫情影响

《21世纪》:今年特殊,疫情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冲击,对信托业有哪些影响?

甘煜:疫情是一个注定载入史册的大事件,对整个社会的经济、生活乃至历史进程,都有深远影响。由于疫情导致经济受挫,企业和居民的收入、消费水平下降,反映到信托业,利润将受直接影响,因为展业中的尽职调查、风险决策讨论、贷后管理等诸多环节,都需要面对面的沟通或实地考察,但是疫情需要我们在人与人不能直接接触的情况下开展业务。在疫情期间,我们做了一些探索,比如利用无人机到实地拍摄视频,辅助尽调,但这些举措能否有效地达到风控的目的,还待观察。信托可以在全国展业,但受限于不能设立分支机构的要求,整体运营成本较高,如果疫情期间的这些新措施能有效降低运营成本,将有助于引导我们改善未来的展业模式。

疫情让很多金融机构探索线上化经营模式,金融科技的发展是确定无疑的趋势,我们也进行了多方面的积极探索,以消费金融为例,研发了普惠星辰IT风险管理系统,在对外合作方面,加大了公司与金融科技巨头的合作等。

《21世纪》:刚才你也提到疫情给金融行业的利润带来一定影响,信托行业大约有20家是利润负增长,云南信托怎么样?

甘煜:云南信托上半年的利润是负增长。一方面受疫情影响,另一方面,响应国家宏观政策导向并落实监管部门要求,向实体经济让利。比如,在中小微金融、消费金融等方面,云南信托通过降低费率、减少收费、延期支付等方式向普惠小微企业和个人让利,支持实体经济的同时,夯实双方的可持续共生共荣关系。再以资产证券化项目为例,针对底层资产(医院)抗疫期间的资金压力,云南信托联合合作方主动延长了应收账款的账期,并承担了延期产生的利息成本,在保障正常兑付的情况下,救急纾困。

云南信托年初制定利润目标时,下调了预期指标。不过,云南信托在上半年的展业中,也发现了一些新的市场机会。比如,公司与在线教育类公司加强了合作,探索了新的共赢模式。虽然上半年公司的利润负增长,但是年底能完成全年既定的利润目标。

做大to B朋友圈

《21世纪》:我们注意到云南信托在证券投资信托方面比较擅长,是有基因传承?

甘煜:云南信托在证券投资信托业务上有一定的积淀和历史传承。早在2003年8月,云南信托就发行了“中国龙”产品,作为国内第一个资本市场的集合资金信托,开启了中国阳光私募主动投研管理的先河,或者说开创了信托计划投资二级市场的先例,被誉为“云南模式”。近20年来,云南信托在此方面继续深耕,积累了相对专业的项目管理经验和比较可靠的运营支持系统。如何进一步传承这一特色基因,保持在该领域的优势,是云南信托面临的挑战。

《21世纪》:原来很多信托公司,产品都是通过金融机构或者第三方来代销,现在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开始在自建销售团队,云南信托有这方面的考虑吗?

甘煜:自建销售团队主要考虑的是成本和收益,这是一个短期投入与长期成本摊薄之间的权衡问题。今年年初我们对销售团队的定位进行了调整,专门成立了to B端(主要针对机构客户提供服务)的战略客户部。

《21世纪》:提到to B业务,目前云南信托的朋友圈里,金融机构朋友有多少?

甘煜:我们机构客户非常多元,其中银行占较大比重,今年公司又增加了很多保险企业合作伙伴。我们希望与更多的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,因为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有不同的优势,也有不同的痛点,需要信托公司提供不同的服务,实现共赢。

谈资管新规与转型

《21世纪》:资管新规出来以后,你觉得信托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或优势在哪里?

甘煜:信托在制度红利上的竞争优势将被资管新规削减。信托是唯一可以横跨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,唯一可以同时做股权和债权的金融机构,这些传统的信托制度优势将被拉平,但是信托公司应该注重发轫、打磨和夯实金融科技和人才两大核心竞争力,助力行业转型。

《21世纪》:资管新规发布以后,信托行业提得最多的关键词可能是转型,你怎么看这个行业的转型?

甘煜:所有的信托公司都面临转型,而且都要考虑如何加速转型。至于具体的转型路径,由于每家公司禀赋、股东背景、资本实力、传统优势领域各不同,各自转型方式也会有差异。

云南信托正在战略层面不断进行更为深入的思考,将跟随监管的指挥棒转型。监管部门指出了很多转型方向,比如同业通道转向为实体经济融资服务,融资类信托向服务信托转型,信托的投资方向从非标往标品转型等等。

云南信托近期在制定五年战略规划,就是深入研究未来的方向。以前做融资信托或者以通道服务为主,信托公司赚取的是利差,未来,信托公司要提升服务能力,赚取费用。套用电影《让子弹飞》的说法,就是“既要站直了,还要把钱赚了”。既要合乎监管的要求,又要保持持续的可盈利。勤劳致富光荣,不能口头上把自己定位为“金融民工”,但内心真实的自我角色定位仍然是“金融大鳄”,非要通过“兴风作浪”来赚取高额的利润是危险、不可持续的。

《21世纪》:对小公司来说,船小有小的好处,在转型期也是“船小好调头”?

甘煜:在风和日丽、春和景明、百舸争流的时候,可以说船小好调头,有灵活性,但是在狂风暴雨来的时候,小舢板肯定不如航空母舰能够扛风雨。

《21世纪》:作为一个年轻团队带领的一家信托公司,你希望把云南信托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公司?

甘煜:一言以概之,希望成为一家受尊重的企业。这是一个多目标的平衡。第一,要得到监管的认可,这意味着要把合规经营摆在第一位;第二,要得到股东的认可,要为股东创造价值;第三,在内部,要团结全体人员,上下一心,一起向前迈进,这就需要得到员工的认可;第四,要得到合作伙伴的认可。最重要的一点,要得到委托人的认可。

裁判下场踢球更注重合规

《21世纪》:你原来在监管部门有多年的工作经验,也做了很多研究,现在在金融机构做管理,算是裁判员下场踢球,怎么看两个角色的不同?

甘煜:这也是夜深人静时我常问自己的问题。事实上,无论是裁判员还是运动员,都是从事同一项运动,只是角色不同。无论是作为一名监管人员,还是作为一位金融实操人员,不变的是对绿茵场的热爱。不管是作为运动员,还是裁判员,都是因为热爱这项运动,才会出现在这片运动场上,才会去“盯球”。不同的是,以监管者身份出现时,更关心的是宏观层面的公平和维持秩序,以运动员角色出场时,更在乎的是在既定秩序下,如何尽可能完成目标。

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标签: 之路 云南 疫情
热门评论

最新文章

今日推荐

被接管的信托咋样了?赖秀福出任新时代信托法人 敲定清产中介机构 启动股权重组征集工作
被接管的信托咋样了?赖秀福出任新时代信托法人 敲定清产中介机构 启动股权重组征集工作

今年7月,银保监会一声令下,68...[详细]

热门排行

精彩推荐

热门标签